《酒泉子》 /shiciku/389987.html 雨渍花零,红散香凋池两岸。
别情遥,春歌断,掩银屏。
  孤帆早晚离三楚,闲理钿筝愁几许。
曲中情,弦上语,不堪听。

《酒泉子》 五代十国 _ 李珣


标签:《酒泉子》李珣相思恋爱 李珣|

《酒泉子》 五代十国 李珣


雨渍花零,红散香凋池两岸。
别情遥,春歌断,掩银屏。
  孤帆早晚离三楚,闲理钿筝愁几许。
曲中情,弦上语,不堪听。

作品赏析:
注释:
【雨渍花零】雨渍(zì):雨打湿,雨浸润。零:凋零。
【红散香凋】红散:鲜花散落一地。香凋:花香消去。
【三楚】三楚:故地域名,历史上所指区域差异,一般泛指江陵一带。
【理钿筝】理:这里指弹奏古筝。钿筝:装饰、镶嵌有金属、宝石等的筝。

诗词赏析

双调四十三字,上片五句两平韵两仄韵,下片五句三仄韵两平韵。词写别后相思。上片前两句写景。花被雨浸渍,体现残败凋零;红散,即花落;香凋,更意味着花香消散,是花落的进一步委婉表达。这凋零的花儿,并非独个,而是广泛池两岸。满眼望去,一片惨凄凋残,凉意顿袭心头。乍看以为写秋日雨后,后三句之“春歌断”,又似乎是在春末夏初。岂论春景与秋光,流露出的实际是女子的心理感受,故而遥,故而断,故而掩,皆懊恼语也。下片开头两句为直叙。有了前之铺垫,此处之“孤帆”所指不言自明。“离”,离别也,辅之以“早晚”,似有开解意,即岂论早或晚,那小我私家总是要登舟离去的,但开解之中,行程之无法改变,又了然于心,故失望,故绝望,是“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消愁愁更愁”。结尾之三个三字句,即是这种不堪忍受忖量之情绪的难以停止的发作。景美情柔,美不胜收。(温瑞 整理)

相关信息

回到顶部